环境保护-武汉长江跨区断面水质考核奖惩和生态补偿机制正式实施-秦国

  • 时间:

曝李昂因病退队

《長江流域水環境質量監測預警辦法(試行)》印發實施,初步實現長江國控斷面水環境質量統一監測、統一發佈。針對長江流域「橫向多部門、縱向多層級」「多龍管水、多龍治水」的監管體系,經中央批准同意,設立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監督管理局,負責流域生態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

同樣選擇去黑增綠的,還有重慶三峽庫區。奉節縣臍橙不愁賣,雲陽縣乾脆將城區打造成了4A級景區。

2019年12月,長江保護法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若獲得審議通過,將有望成為我國國家層面上的第一部流域法律。新時代的長江之歌,必將唱得更加高昂。

「不管是群眾、企業還是政府,長江大保護已成共識。」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江蘇省政府參事成長春教授認為,長江經濟帶建設四年,共識不斷凝聚是最大轉變。

山上有綠色銀行,江邊是最美岸線。湖南省岳陽市實施長江大堤造林綠化工程,已完成長江岸線復綠1.3萬畝,洲灘、關停碼頭全部復綠。截至2019年11月底,長江兩岸已完成造林綠化1318萬畝。

「絕不容許長江生態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里長江!」習近平總書記先後兩次主持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要求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一份終身追責的「負債表」,也是一份「綠色資產」的明白賬。多地探索編製了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開展領導幹部自然資源資產和環境責任審計;建立綠色GDP考評體系,考評結果作為幹部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

●共識,讓大保護可持續從臨江不見江到近水也親水,安徽省馬鞍山市沿江「髒亂差」變成了「美如畫」。去年5月,馬鞍山市薛家窪水域57戶229名漁民全部上岸。漁民張強在當地一家房地產公司找到了一份銷售工作,對新生活充滿期待:「政府發過渡補助,還為漁民代繳養老保險,住房、醫療、孩子上學都有保障。」

越來越多的沿江地區,選擇補足曾經的生態環境治理短板。在浙江省嘉興市,載滿污泥的運輸車輛緩緩駛入新嘉愛斯熱電有限公司大門,而在幾十公裡外,嘉興市生態環境局工作人員正通過「嘉興市一般工業固廢信息化監控系統」對車輛行駛路徑進行全程跟蹤。一旦發生路徑異常或者中途傾倒,系統會自動識別預警。

「猛葯去痾,刮骨療毒」,是因為長江早已不堪重負。長江沿線11省市的地區生產總值佔全國比重超過45%的背後,是遠超環境容量的開發強度和不合理的開發方式。

原标题: 万里长江绿意浓

「以往運氣好,每年只能在河裡發現一尾胭脂魚,去年已發現了七八尾。」貴州遵義赤水漁政站站長楊光輝說,隨着2017年開始全面禁漁,赤水河的胭脂魚不僅多了,個頭也慢慢大了。

在江西省尋烏縣,為了治理廢棄稀土礦區,技術人員先用生石灰粉調解平衡土壤的酸鹼度,然後覆蓋上一層厚達30厘米、從山外運來的新土。短短几個月時間,治理區溝壑變平川、荒山鋪綠裝。

共識凝聚,制度也在不斷完善。

生態優先,長江大保護已四年,長江迎來哪些改變?

溯江而行,湖北業已關改搬轉沿江1公里範圍內化工企業115家,取締關閉造紙、製革、印染等污染企業千余家,132家省級及以上工業集聚區全部建成污水處理設施。

製圖:邊紀紅(新華社發)武漢武昌,余家頭長江大堤,雖然入冬已久,仍有江南綠意。

湖北省主要負責同志表示,決不以犧牲後代人的幸福為代價換取當代人的所謂「富足」,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實現經濟增長「含金量」和「含綠量」同步提升。

在長江宜昌段,每年夏天,攝影愛好者便雲集江邊,靜候「微笑天使」江豚出現。武漢中科院水生所鯨類研究專家郝玉江說,走出江豚保護危局,不能僅靠保護區,最終要依賴長江生態系統的整體性修復。

2017年開始,宜昌率先拿起「手術刀」,揮向化工這一當地產值過千億元的「吃飯產業」,計劃用3年時間,實現長江及其支流岸線1公里範圍內134家化工企業裝置「清零」。

華坪縣增綠增收的同時,也減少了輸入金沙江的沙子。如今華坪森林覆蓋率超七成,境內金沙江流域年均輸沙量從2005年的2.23億噸下降到現在的不足1億噸。

要擱以前,這裏的江邊遍布砂場碼頭,一天到晚機器轟鳴。下游不遠處就是供應武昌區110多萬居民飲用水的余家頭水廠。

●增綠,促生態修復溯江而上,雲南省麗江市華坪縣,一邊做「去黑」的減法,一邊做「增綠」的加法。通過關停並轉,昔日煤礦山轉型果子山,富了當地人。「以前買來摩托車都不敢騎着上班,因為上路就等於『吃』煤灰。」老華坪人楊明華說,自從吃上生態飯,連呼吸都痛快了。

2018年1月,武漢長江跨區斷面水質考核獎懲和生態補償機制正式實施,通過比較跨區考核斷面與上游入境對照斷面水質的綜合污染指數,確定跨區考核斷面水質改善或下降比例,實行水質「改善獎勵」「下降扣繳」的生態補償獎懲措施,並明確單月監測、雙月核算通報、年度算總賬。

從雲南四川兩省聯合保護瀘沽湖、雲貴川三省共同印發《赤水河流域橫向生態補償實施方案》、長江下游4省市和中游3省及上游4省市亦分別建立省際協商合作機制,到由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牽頭、沿江11省市參加的長江經濟帶「1+3」省際協商合作機制全面建立,《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及10個專項規劃印發實施,長江流域協同發展體制機制不斷完善。

●減污,為長江減負「確實不捨得,但對保護長江來說,這些犧牲值得。」湖北宜昌,田田化工曾經的廠址,已經拆除一空,總經理李先榮說。效益穩定、環保達標,這個在長江邊度過了47個年頭的老牌化工廠,主動響應政府號召,拆除了估值近2億元的生產裝置,並進行土壤治理修復。

各地大保護的探索也接踵而至。

「生態好不好,要看鳥往哪裡飛,魚往哪裡游。」上海長江口中華鱘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資源保護科副科長徐佳楠說,評價長江生態,位於長江食物鏈頂端的中華鱘種群興衰是很直觀的指標。

共識凝聚,正有力助推「共抓」。

同樣一片地,治理前水土流失,治理后可以作為工業用地。生態治理,不僅在於朝夕之「贏」,更為了長遠之「興」。

長江的污染源,不僅來自岸上,也漂在江上。江蘇省海事局對靠港和停泊長江江蘇段的船舶實行生活垃圾免費接收和免費錨泊,同時將生活污水、生活垃圾上岸后納入城市污水管網和市政公共運轉處置體系,形成「收集—接收—轉運處置」一體化鏈條。2019年1—11月,長江經濟帶港口接收船舶垃圾總量7.82萬噸。

今日关键词:2020年春运启动